沙巴体育_外围买球app-【平台*官网】

图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书法家 
张学鹏
发表日期:2023-12-27 00:05:18 来源:本站 被阅读[2352]次

        张学鹏(1971.10-),河北省初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河北省初中教师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唐山师范学院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二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教育部、中国文联“翰墨薪传”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师培训专家,教育部十四五“国培计划”中小学幼儿园语文教师培训专家,教育部全国高校教师网络培训中心主讲专家,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师资培训专家,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讲师团导师,兼任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硬笔书法协会高校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语文报刊协会规范汉字书写专业委员会理事、河北省硬笔书法协会主席团委员、河北省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
从事书法教育30年,教过数万名大、中、小学生和教师及多批外国留学生,应邀到澳门、华北、东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北等多地讲学,指导学生考取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校书法硕士、博士研究生。
        出版书法专著、教材、字帖600余种。六部入选教育部普通高校教材征订目录,两部入选国家级规划教材。主编、参编全国、北京市、河北省中学、小学《写字》《书法》《硬笔书法》教材。出版国标小学书法教材版配套毛笔书法光盘。
        在《中国书法》《中国教育报》《语文建设》等报刊发表论文100余篇,两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
        书法作品获文化部主办国际大赛金奖等奖励100多次,发表于《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处。
        主持、参与国家语委、省市科研项目多项。成果获河北省社科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一等奖、河北省教育科研优秀成果一等奖、河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河北省优秀教学成果三等奖。微课获全国高校微课教学比赛三等奖、河北省高校微课教学比赛一等奖。课件获全国多媒体课件大赛三等奖、河北省多媒体课件大赛一等奖。
        其字体“张学鹏硬笔楷书”通过国家语委副主任傅永和研究员审查,其硬笔字帖获中国语文报刊协会规范汉字书写专业委员会推荐。
        被评为全国首批优秀中青年硬笔书法家、全国师范院校书法教育教学先进工作者、河北省“三三三”人才、唐山市市管优秀专家、唐山市社会科学优秀青年专家、唐山市优秀教师、唐山市劳动模范、唐山师范学院教学名师,获河北省五一劳动奖章。

 

 

我的硬笔书法故事
张学鹏

 

        我对写字有天然的喜好。我父亲是小学教师,临近期末,都会亲笔书写三好学生奖状。在那个物质条件极其匮乏的年代,毛笔和墨汁都是稀罕物,我父亲不允许还没上学的我使用毛笔,所以我只能在旁边看着。但是那灵动的一笔一画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一次次伸出手指模仿父亲的运笔动作,幻想着拿笔写字。那些黑色的线条在纸上舞蹈着,如同一群快乐的精灵。
        等上了小学,我可以使用铅笔了。我照着课本上的范字书写,没人教我,我就成为全年级写字最好的学生。我的童年生活是清苦的,一根铅笔用得短到握不住了,就找个高粱秸秆插进去,一直用到不能削为止。父亲是严厉的,他要维持校长在全校师生面前的形象。但是严厉背后,藏着对儿子深深的爱。我记得最温暖的一次是期末考试之前,父亲问我做好准备了吗?铅笔削好了吗?我说削好了。父亲拿过小刀,把我削的凹凸不平的铅笔削得非常整齐美观,嘱咐我好好复习,考试的时候把字写工整,争取考第一。我的心里暖暖的。成绩揭晓,我考了年级第一。
        我有位同学的家长是电工,他发现稍粗的保险丝可以写字,这让我们觉得很神奇。我也用这种笔写过两天作业,就是字迹颜色稍浅。偶然有一天,我捡到一个蘸水笔尖,插在高粱秆上,蘸墨水写字,顿时有了高大上的感觉。


        上五年级时,我评上了县级三好学生,奖品有一支钢笔。我高兴极了,视若珍宝。因为用钢笔写的字迹清晰,颜色鲜亮,显得格外好看。
        上了初中以后,科目多了,接触的老师也多了。其中一位教地理的崔老师板书很漂亮,而且要求我们必须把字写得端正美观。这对我影响很大。有一次崔老师看完我们的作业之后发火了——“你们的字写得怎么这么潦草?除了张学鹏,一律重写!”班里顿时哀声四起,有人还用酸溜溜的眼光看着我。没办法,咱也想低调,实力不允许啊,呵呵!
后来更多的老师知道我写字好看,政治老师在批评一位写字潦草的姓弭的同学时,让他站到我身边看我书写,要求他以后就照我的标准写。我用钢笔一笔一画地写着,他就默默地看着,直到下课。再后来学校让我写黑板报。这让我受宠若惊,也坚定了我一定要把字写好的信心。
        当时我就读的雷庄中学是一所重点初中,成绩最好的毕业生会考取滦县一中、河北滦师或者唐山市农业学校。按照惯例,这些优秀学生到了新的学校后,要用印有新学校名称的信封给雷庄中学写信,感谢母校培养。雷庄中学的老师会把这些信封放在校园里唯一的橱窗里展出,以展示办学成果,激励在校学生。我路过橱窗时,常常驻足片刻,幻想着自己从滦县一中给母校写信,并且暗自发誓——我一定要把字写得最漂亮,让母校以我为荣。
1986年,我初中毕业,以年级第三的成绩考取滦县一中(近年滦县升级为滦州市,所以滦县一中已经更名为滦州一中)。到了滦县一中以后,我马上买到了印有“滦县一中”的信封,用钢笔工整地写下“雷庄中学校领导”几个楷书,用稍小的字写下自己的名字,贴好邮票,郑重地投进信箱,长出一口气,算是完成一件大事。


        高中是在县城读的,这让来自农村的我大开眼界。
        首先是县城有新华书店,书店里有字帖。除了有庞中华先生的《谈谈学习钢笔字》之外,还有《张迁碑》和《芥子园画谱》。这让我正式踏上书法之路。
        其次是接触到更多高水平的老师。一位物理老师字写得很好。当时正好赶上首次实行居民身份证制度,电脑还没有普及,身份证上的姓名、住址等信息都是手写的。我这位老师就被抽调到公安局,去写身份证。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字写得跟印的一样,非常震撼。
        再有就是接触到高水平的同学。在初中,论写字我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在一中,情况就不一样了。我所在的高一七班,王晓文、杨子强、袁玉润、李雪光等同学都是有家学渊源的,字写得非常好,我只能屈居第五。其中王晓文同学一直在临摹赵孟頫《寿春堂记》,写得非常飘逸灵动。杨子强的姑姑是专业刻字的,不但能把字写得跟印的完全一样,还会写我没见过的草书。我几次去刻字店观摩,内心充满了膜拜之情。除了我们五人,还有贾春圃、刘立志等同学喜欢写字,大家都比赛练字,互相促进,共同提高。当时的字帖也越来越多,我记得有《首届钢笔书法大赛硬笔字帖》,还有《特等奖硬笔字帖》,里边书体各异,风格多样,让人大开眼界。我还买了一本《红楼梦诗词硬笔字帖》,视若珍宝,经常练习。1990年,在升入高二的那年冬天,我平生第一次参加全国中学生书法比赛并获奖。这给我了极大的鼓励。从此,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我总会抽出一点时间练字。
        1989年高考之后,我如愿升入大学。当时还是精英教育,即使是我们滦县一中,也是大多数同学考不上大学,更不用说二中以及其他乡镇中学了。我们考上大学就有了干部编制,国家负责分配工作。所以我们的学业压力并不是很大。师范院校提倡同学们练习三笔字。在学习功课之余,我拿出更多的时间学习书法,尤其是硬笔书法。
        大一的时候赶上全国首届硬笔书法展览征稿,我精心创作了一幅硬笔楷书作品,满怀希望地寄了出去。一个月后,我收到了组委会寄来的入选证书。当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激动了,以至于在主楼旁边走的时候都没看见开着的窗户,头重重地撞在上面,居然不觉得疼。第二天我带着证书回家,下了公共汽车以后,忽然下起了雨,我就跑到车站附近的大舅家。看到我的获奖证书,大舅全家都特别高兴,说我一定会我前途无量。
        上大学期间我一直努力学习,积极上进,学习成绩除了第一学期之外,一直是全班第一名,获得过所有给学生设立的荣誉称号。毕业时经主管文教的副市长特批,我这个来自农村的学生居然留校任教了。事后我才知道,除了学习好、工作努力之外,我的一笔好字起了很大作用。


        留校之后,我先在党委组织部工作,经常给各部门抄抄写写。尤其是评职称的时候,我是最忙的,评教授、副教授的那些老师都要让我填表才放心。记得物理系第一位评上教授的老师的申报表就是我填的。那位老师给我买来健力宝,一直站在我身边,一边虔诚地看着我一笔一画地书写,一边用手帕抹去硕大的头颅上的汗水。我感到责任重大,拿出最好水平,没有任何误差地填写完毕。我们俩都松了一口气。后来同事的孩子填写高考志愿、同事的爱人填写专利申请表,也都是请我代笔,他们说只有这样才放心。
        工作时间不长,中文系主任于生存老师就找到我,让我给中文系上三笔字课。我深感责任重大,查阅不少资料,充分准备之后,开始了教书生涯的第一课,可以说是一炮打响,学生反映很好。
        1991年,我到北京琉璃厂逛书店,一家挨一家的书店里全是硬笔字帖。我一本本地翻看,看了足足三四个小时,看得头昏眼花。我心想,什么时候书店能卖我的硬笔字帖呀?没想到两年后这个愿望就实现了,我和司惠国先生、孟天宇先生合写的《华夏名胜百咏硬笔字帖》《华夏夏景百咏硬笔字帖》两本字帖由宇航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

        1996年,出于对书法教育事业的热爱,我主动离开在一般人眼里前途光明的党委组织部,到了教务处师范素质教研室,专职从事普通话、规范字教学。当年,国家教委委托语文出版社编写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写字课本,向全国公开征集硬笔范字作者。我做了精心准备,寄出了投稿作品,然后就是漫长而焦急的等待。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我主动给语文出版社打电话。接电话的刘瑞祯老师说:“您被选为两名作者之一,赶紧来北京吧。给您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正准备换备用作者呢。”当时我刚买了第一套房子,新小区还不能安装电话,我又不坐班,一周去办公室一两次。所以刘老师给我打电话总联系不上我。我十分庆幸,凭着自信主动联系出版社,才没有错过这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机会。到了北京,我和保定的陈卫疆老师一起在国家语委办公大楼住了半个月,书写范字。最终,由刘炳森先生担任顾问的教材出版,全国发行。
        除了小学《写字》课本之外,语文出版社后来还邀请我参与编写了《初中生硬笔练习》,所以多次和刘瑞祯老师打交道。刘老师是部队转业军人,写得一手好字,当时的语文出版社、语文建设、语言文字报等名称都是刘老师写的,很多人以为是启功先生写的。
 

        从北京回来以后,我家也安装了固定电话,当时的价格是半年工资,价格不菲。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不满足于固定电话了,于是出现了BB机。我也买了一台汉字BB机。记得有一天我在百货大楼买东西,重庆出版社的廖编辑呼我,我赶紧跑下五楼,找到最近的一个公用电话亭,给编辑回电话。最终两本硬笔字帖由重庆出版社出版。
        再后来,启功先生、欧阳中石先生、庞中华先生先后给我们的教材、字帖题写书名。再后来稿约不断,至今我已经出版了数百本硬笔字帖。
        上世纪的硬笔书坛,社团林立,我也加入了很多协会,还印制了名片,第一个是某协会的副主席。我四叔家的妹妹看到我的名片后,激动地跑去告诉我爷爷:“我大哥当主席了!”现在想想真的有些可笑。我的硬笔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人民保险杯”全国第一届硬笔书法展览。这可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当时我真的有些飘飘然。记得当时征稿启事里说要成立中国书法家协会硬笔书法委员会,所以作品入选展览之后我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应该是委员了,陕西一家报纸约我写硬笔书法讲座连载,让我写上学术职务,我就写上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硬笔书法委员会会员”。结果报纸出版以后,我就接到了北京打来的电话,说入选作者不等于中国书法家协会硬笔书法委员会。我赶紧道歉,并且给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硬笔书法委员会主任的刘炳森先生写信说明情况,表达歉意。很快,刘炳森先生亲笔回信,表示事情说清楚就行了,希望我继续努力。这封信我一直珍藏。现在偶尔翻出来,真的为当年的莽撞而感到惭愧。


        练字之余当然想创作。当时流行报刊刊头题字,我书写的刊头题字先后发表于《唐山劳动日报》《河北工人报》《广东电视周报》《青年知识报》《班主任之友》《中国老年报》《北京晚报》《中国青年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处。
在教书过程中,我逐渐有了一些体会,就有了和别人分享的想法。1993年,我撰写的《师范院校写字课时之我见》发表于《中国书画报》。这是我发表的第一篇论文。之后,我一边练字,一边教书,一边研究,论文陆续发表于《书法报》《中国钢笔书法》《写字》《青少年书法》《青少年书法报》等所有我能找到的报刊。
        2006年,我受邀参加教育部语言文字报刊社主办的全国语文教育研讨会,我提交的论文《小学语文课本字形规范探讨》被选为大会宣读论文。我印象很深的是,当时一共11位作者上台宣读论文,除了三位港台作者,我所在的学校级别是最低的——人家都是名牌大学。但是我的论文宣读完毕后,会议学术主持、武汉大学博导萧国政教授给予高度评价,并且主动找到我,问能否把我的论文纳入他主持的国家语委重大课题之中,原因是我的研究成果正是他的课题组急需的。我当然求之不得。经萧教授推介,我的这篇论文发表于《江汉大学学报》,并且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是一种学术荣誉,当年学校为此奖励我300元奖金。
        2005年,34岁的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评上副教授。随着眼界的开阔,我也开始申报科研课题。第一个课题是中国教育学会批准立项的《高等师范院校书法教学模式探讨》,顺利结题,并被评为优秀。再后来,我陆续获批多个课题,并顺利结题。
        2010年,我评上了教授,不到40周岁。
在教学过程中,为了教好学生,我学会了做PPT,又学会了拍摄示范书写视频,又自学了视频加工,这样我的多媒体课件内容就丰富了,学生评价越来越高。虽然我教的只是书法和规范字,在大学也不算“主科”,但是我的教学质量评价一直是优秀,并且长期是前三名。在全校1000名老师里,我是屈指可数的教学名师。
        中央电化教育馆组织全国多媒体课件大赛,我第一次参加就获得了三等奖。后来在河北省和全国多次获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全国高校教师网络培训中心组织全国高校微课教学比赛,我报送的《一个字讲清楷书结构原则》荣获三等奖。虽然只是三等奖,但是我一看获奖名单,全是清华、北大、复旦、南开等名校,而且书法类唯一获奖的课程就是我的。尤其是我校两位老师到教育部参加培训,会上主讲人、北京大学的王肖群老师居然点名表扬“唐山师范学院的张学鹏教授的课件做得很好,课讲得也很好。”让我喜出望外。北大的老师肯定了我们二本院校的老师,不能不说是莫大的荣幸和肯定。
        就这样,随着对硬笔书法的研究的深入,我也拓展到毛笔书法,指导学生考取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我的成果也先后获河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河北省优秀教学成果奖、河北省教育科研优秀成果奖,我又由四级教授晋升为三级教授。
        后来教育部全国高校教师网络培训中心两次邀请我赴京给全国高校教师讲课,澳门教育与青年局也邀请我给中小学书法教师讲课,教育部、中国文联邀请我给“翰墨薪传”全国中小学书法教师讲课,覆盖华北、东北、西北、华中、华南等地区。
        随着研究的深入,我对书法教育的理解越来越深入,发表的论文越来越多,凭借河北省社科基金项目优秀成果一等奖晋升二级教授。一般说来,一级教授只有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才有资格申报,文科的一级教授是少之又少的。换句话说,在教硬笔书法的老师里边,我的职称是最高的。
        如今我已知天命,先后做过文学院院长、教育学院院长的我觉得我的天命就是研究写字,教写字。我每天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看书、教书、写书,我的努力方向就是搞清楚汉字的形音义之间的关系,总结出书写的规律,教给学生,让我的学生教会更多的学生。在我的工作中,硬笔书法始终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硬笔书法,相伴一生。

 

上一篇: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艾杉杉